联系我们
更多
家族文化-福泉市高坪司李氏
时间:2019-04-10   作者:李秀堂 【转载】   来自于:新浪博客

高坪司李氏文化研究

第七章 高坪司李氏支脉

第一节  高坪司李氏五大房

高坪司李氏五大房,指的是入黔始祖李整第六代孙李淮膝下五个儿子的分房。所以,李淮是高坪司李氏五大房的始祖。

李淮,祖妣吴氏,生五子,分五房。

长房继祖,祖妣徐氏。其后裔主要居住在高坪司、谷榔、苦李坳、瓮安、英坪山冲、下洋宝、福泉等地。

二房继远,祖妣柴氏。其后裔主要居住在谷滨所、瓮安、道坪等地。

三房继宪,祖妣吴氏。其后裔主要居住在谷偿、贾平渊、高坪司、谷偿田坝、铺子边、甲党贡等地。

四房继贤,祖妣张氏。其后裔主要居住在官庄、谷汪深、碑芒、偏刀水等地。

五房继受,祖妣叶氏。其后裔主要居住在土卡、官庄、谷子铺、泉飞、马卡等地。

另外,小干溪李氏(含四川大足国梁李氏),其为高坪司李氏李正锡的后裔,李正锡应该是高坪司李氏五大房中的哪一房,待进一步考证。

高坪司李氏五大房的字辈是从“继“字辈开始的,所以,高坪司李氏字辈谱“继玉正才永,林火世敏兴……”的作者应该是李淮,李淮创作了字辈谱并从其膝下五个儿子开始启用,“继”为李淮五个儿子的字辈。

如果是李淮父亲李治龙创作的字辈谱,那么李淮的“淮”字就应该包含在字辈谱里面了,可见,李淮是高坪司李氏字辈谱的作者是没有疑问的。

高坪司李氏,在李淮(包括李淮)之前是没有字辈谱的,入黔始祖李整为了保护偃师的家族也没有将偃师李氏家族的字辈流传下来。“整仁春谦治淮”指的是李整到李淮的直线世系,即“李整→李仁→李春→李谦→李治龙→李淮”世系表的缩写,并非是高坪司李氏严格意义上的字辈谱。根据史料记载,“整仁春谦治淮”也是李整世职的承袭人。朝廷有规定,世袭官职必须是长子,所以,可以这样理解:“李整世职(副千户)传长子李仁,李仁传长子李春,李春传长子李谦,李谦传长子李治龙,李治龙传长子李淮(李淮传长子继祖)”。从这个意义上说“高坪司李氏是土司官后代”是恰当的。

“李整→李仁→李春→李谦→李治龙→李淮”指的是李整到李淮的直线世系,并非是单传,李淮有兄弟二(弟李涌早逝)。由于期间没有字辈谱来规范家族成员取名,致使一些亲房至今无从查考!高坪司李氏家传也主要传李淮膝下五大房(继祖、继远、继宪、继贤、继受)及李淮以上到李整的直线世系,导致一些族人认为从李整到李淮是六代单传。目前发现了翁波李氏是李整次子李尚志的后代,其他的还需继续查考。

古人起名都有名、字、号,从李整到李淮,没有名、字、号的详细记载和家传。记载下来的到底是名、或字、或号无法定论。有关这些祖宗的名、字、号待进一步研究考证。

高坪司李氏是陇西李氏之姑臧房,高坪司李氏入黔始祖李整,河南偃师人,即祖居地是偃师,高坪司和偃师两地姑臧房李氏是一祖同胞,辈分分明,往上追朔世系清楚(详见《高坪司李氏世系表》)。


第二节 小干溪(四川大足国梁)李氏

一、四川大足国梁李氏(耀龙、攀龙房)

    以祖籍地命名,将四川大足国梁李氏命名为:小干溪(四川大足国梁)李氏。

1、李培明(四川大足国梁李氏)提供资料摘录如下:

族之字辈以辈份老幼之称号不可紊乱也,不忘水源及根本,我先人故立世系,原始祖立字辈为:

正维龙天裕 仕国耀乾元

培德开盛世 大道显朝庭

以俾万事之基,相绍祖绪,永传无异,无替焉耳。
     盖闻:‘国有史,黾(邑)有志,族有谱其意一也’。族谱乃一族之历史,叙氏族之所出,祖先之由来,支脉之由分,知祖先创业之不易,繁衍教养之更难,俾祖德宗功有存,世系昭穆不紊,以传千古,垂万代子孙长发其祥,开拓前进。

大足国梁李氏历代祖宗及后裔世系:

一世祖:正锡。妻赵氏未入川,终葬于黔,生死年月地址未录。

二世祖:维国。妻徐氏所生四子:1腾龙,未入川;2耀龙;3朝龙未入川;4攀龙;维国送耀龙、攀龙入蜀后而返黔奉孝,终葬于黔,生死年月地址未录。

三世祖:耀龙、攀龙,入川始祖;腾龙、朝龙未入川。                

四世祖:天泽(耀龙生)、天祥、天文、天葵(攀龙生三子)。

2、大足国梁李氏家谱载:

“我族始祖李氏先人,乃长巩昌陇西人也(甘肃巩昌以前叫陇西),源头於唐,由陇西起籍,从羲皇治人,周公定礼,三皇五典,西汉魏吴,经历宋、元、明、清至今已数千年矣。知其我族始祖由陇西至广达黔,移贵州省平越府瓮安县高坪司李家四牌坊落居,兹因献忠剿川,数(故)迁来蜀。我族一世祖正锡、妻赵氏未入川,二世祖维國所生四子:—.腾龙,二.耀龙,三.朝龙,四.攀龙,长房腾龙、三房朝龙未入川。二房耀龙、四房攀龙於康熙初入蜀,插占四川省大足县云路场(过二凼)现國梁镇。耀龙祖插占云路场口石龙嘴;攀龙祖插占云路场口大水井、青斋寺等地,插占多处,田亩居多。由二始祖维國将遗子耀龙、攀龙送入川安全后而返黔奉孝。所以一世祖正锡、二世祖维國终葬于黔是矣。流业於子子孙孙传以明长也。”

“攀龙生于明庚戌年(1610年即万历三十八年)五月十一日午时,生长地名贵州省平越府,瓮安县高坪司,李家四牌坊,于康熙辛未年(1691年康熙三十年)正月二十九日午时,寿终在四川省重庆府大足县曲水里云路场口青岗林屋基身故,享年九十三岁(应为八十一岁),卜葬大水井坡顶台,立辛山乙向为万古隹城。妻吴氏生于明辛亥年(1611年明万历三十九年)四月初三日戍时,生长地名贵州省平越府瓮安县高坪司李家四牌坊坎下老院子屋基生长人氏,亡于康熙乙亥年1695年)十月二十六日戍时四川省大足县曲水里云路场口青岗林屋基身故,享年八十九岁(应为八十四岁),卜葬大水井攀龙祖下台依向立穴。吴氏所生三子;1.天祥妻黄氏,以下后裔未录。2.天文妻谢氏,不知迁往何地未录。3.天葵妻范氏。天葵,生于顺治辛未年(应为1631年明崇祯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午时,生长地名与攀祖原地名生长人氏,亡于康熙癸巳年(1713年康熙五十二年)全(腊)月二十六日,四川省大足县曲水里新六甲地名青斋寺李家塆石垣堰屋基身故,享年八十三岁(应为八十二岁),卜葬本院后坡立辛山乙向立穴。(天葵妻)范氏,生于顺治壬申年(应为1632年明崇祯五年)三月二十五日酉时,生长地名贵州省平越府瓮安县四牌坊下坝龚葩寨屋基,亡于乾隆四年壬寅岁(应为1712壬辰年即康熙五十一年)正月二十九日酉时,享年八十一岁(应为八十岁),与攀祖同里甲同葬合穴。” 

3、该房李元祯为其五大房写生庚时写的序:

萬代流遠

 盖闻宗派者所以明长幼也,脉派宗支,可稽百世,谓有不錄者也,先祖由义周公定礼,所以人伦明於上而親其下,长其长幼其幼而定天下,是以人之老幼尊卑则明善矣,年载三墳五典、荛帝商荡(汤)难尽其厚矣,我祖於唐时由陇西祖籍迁居各地,以来承下,唐宋元明,未知何明,移居黔省住,平越府、瓮安县高坪司四牌坊,名地小乾溪入蜀插於大足县雲路场石龙嘴、大水井、清斋寺等处,流业於子孙。死生庚甲者吾之庶几傳,以明长幼邑,既缠然而可稽百世,后代之子孙,亦秩然而不紊,此所以光前裕后而为吾族之幸也乎。

民国三十三年甲申岁新正月二十八日 李元祯  并书文浦

笔者按:以上贵州省平越府瓮安县高坪司李家四牌坊落居传承有误,应为本支李氏是贵州省平越府高坪司李家,落居四牌小干溪。明、清年间,高坪司辖地分为四牌:即高一牌、高二牌、高三牌、高四牌。小干溪一带属高四牌。由以上记载内容确定:四川大足国梁李氏系康熙初年由小干溪迁出,且为高坪司李家支脉,记载内容清楚,传袭明白,第一始祖是李正锡。由李正锡孙辈即二房耀龙、四房攀龙於康熙初入蜀的记载推算,其李正锡的字辈与高坪司李氏的字辈年代相符,处于同一历史时期的人物,且记载李正锡为第一始祖,所以李正锡应该属于高坪司李氏的正字辈,李正锡为高坪司李氏李淮之曾孙。至于小干溪(四川大足国梁)李氏应该属于高坪司李氏“五大房”中的哪一房,有待进一步考证。

二、现今小干溪李氏

 现今小干溪李氏,其家传为高坪司李氏。葬在建中水尾大坪湾子的祖坟墓为双坟,父子合葬,下图是该墓的墓碑草图:

image.png

小干溪李氏葬于建中水尾大坪湾子的祖坟(父子双坟)墓碑草图,

格式略有出入,以实际照片为准。

 父亲碑记:碑题“钦命左军都督李公讳维梁神主之墓”,孝男:李文龙、媳王氏,小干溪道坪 XXX众族成立,末历拾壹年仲春月 吉旦。

儿子碑记:碑题“明故待赠文明李文龙之墓”,孝男:天(培、德、爵、绿、贵、福),小干溪道坪 XXX众族成立,末历拾年吉旦 立,一九九八戊寅岁冬月十五 重立。

墓碑上的“XXX”处被后人铲除余下凹坑。

(一)、由以上父子合葬坟之墓碑考证如下两个问题

第一,现今小干溪李氏此祖坟的碑记字辈世系:李维梁→李文龙→李天(培、德、爵、绿、贵、福)→……,李维梁三代同堂于明末。

第二,康熙年间由小干溪迁往四川大足国梁的李氏字辈世系:李正锡→李维国→(腾、耀、朝、攀)龙→天(泽、祥、文、葵)→……,其中四房攀龙生于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

由第一、第二两点看出,两支李氏不仅“维、龙、天”字辈相符,并且年代吻合、居住地吻合。

(二)、有观点认为,现今小干溪李氏是李整第十代孙李勋才(三房人)的后裔,笔者有充足的理由确定此观点是错误的

1,现今小干溪李氏其葬于建中水尾大坪湾子的祖坟是父子合葬坟,因为是父子合葬坟,说明李维梁和其儿子李文龙是同时去世的,并且都于“明故”。

2、儿子李文龙碑题“明故待赠文明李文龙之墓”,也就是说,李维梁及李文龙是明朝去世的,李文龙去世时已留下六个儿子(天培、天德、天爵、天禄、天贵、天福),说明此时期的李文龙年龄至少是四十左右或者四十出头;也说明了李文龙之父李维梁是至少有六个孙子(女)的祖孙三代同堂,年龄至少是年过花甲。在明朝的最后一年即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这年也是清顺治元年)李勋才是三十岁左右,说明李维梁要比李勋才长三十岁左右,就其儿子李文龙的年纪也要比李勋才长很多(因为明故的李文龙已经有六个儿子,明朝最后一年仅三十岁左右的李勋才不可能有六个儿子),更何况李勋才是清顺治十六年(即46岁)以后才到的小干溪。假如李勋才到小干溪后真的生了儿子,其儿子、孙子是不可能在明故的。说明白点,清顺治十六年以后出生的人不可能是在“明故”;明末不到三十岁的李勋才不可能至少有重孙六个而四世同堂。

3、墓碑上记载的老墓碑之立碑时间是“永历十年”和“永历十一年”均属于南明时期,即清顺治年间,南明永历年间还有铜钱出世(见下图),证明此坟葬于南明永历十年之前是没有疑问的。李勋才是清顺治十六年以后才到的小干溪,明崇祯17年至清顺治16年(公元1643—1659年)这段时间李勋才还在高坪司做土司官。

image.png
末历通宝正反面

根据家传,在明崇祯17年至清顺治16年(公元1643—1659年)这段时间里,因为李永昌年幼(年仅2岁)由李勋才(三房人)应袭土司官,李勋才到达小干溪是清顺治十六年以后的事情。

所以,说“现今小干溪李氏是李整第十代孙李勋才(三房人)的后裔”,此观点是绝对错误的。

笔者认为:小干溪(四川大足国梁)李氏其家谱中明确记载他们是“李正锡”(妻赵氏)的后代,据其家谱记载“李正锡”的年代与高坪司李氏“正”字辈的年代相吻合,也记录了他们是“高坪司李家”,是康熙初年从小干溪迁至四川。“现今小干溪李氏”与“小干溪(四川大足国梁)李氏”在明末、清初的字辈相同,居住地相同,这两支李氏应该是高坪司李氏中的同一支脉。

小干溪(四川大足国梁)李氏字辈“正维龙天裕,仕国耀乾元;培德开盛世,大道显朝庭。”其字辈的第一个字“正”,是高坪司李氏的“正”字辈(李正锡的字辈),在这里指的就是李正锡,证明了“现今小干溪李氏”和“小干溪(四川大足国梁)李氏”的同一始祖就是“李正锡”。

(三)、关于小干溪李氏,在高坪司李氏五大房中确实有一个传说

传说,崇祯十七年(1644年)土司官李英才随征流寇阵亡,长房的李永昌因为年幼不能承袭土司官,由李勋才应袭做土司官。李永昌长大(18岁)后,按照规定应该交由长房的李永昌世袭土司官职位,但李勋才固执己见,不愿意让位土司官,后经过时任巡抚赵廷臣裁决,令李勋才交权交印还职务给长房的李永昌,但李勋才只交权不交印,裹上其小姨妹到小干溪另立山头,另立一个土司衙门,小干溪李氏就是李勋才和其小姨妹的后代。

关于小干溪李氏的这个传说,笔者提出异议如下:

1、关于小干溪李氏是否李勋才的后代,本文已作出深入的研究,用历史事实证明小干溪李氏不是李勋才的后代。小干溪李氏是李勋才后代的传说应该是虚传,不符合历史事实,本文前面已经讨论,再此不再赘述。

2、说李勋才“只交权不交印”到小干溪“另立一个土司衙门”,笔者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不论是任何朝代或者任何社会,未经批准私立衙门或官府都是重罪,甚至会招来灭族之灾。不论是明朝还是清朝,新设立官府、衙门都要经过朝廷批准。直到今天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新成立任何一级政府都要经过中央批准。

3、“崇祯十七年(1644)土司官李英才随征流寇阵亡,长房的李永昌因为年幼不能承袭土司官,由李勋才应袭做土司官”的传说,笔者没有找到这方面的记载,不论是《光绪•平越直隶州志》或是《贵州土司史》等典籍,都没有李勋才做过土司官的记载,所以,李勋才是应袭、还是代袭土司官,或是没有做过土司官,待补充这方面的史料考证。

4、关于李勋才“裹上其小姨妹到小干溪另立山头”的传说,如果此传说是真,也就是说在明末清初高坪司李氏家族中真有这样一个人“裹上其小姨妹到小干溪另立山头”,那么这个人不应该是“李勋才“,有可能是“李正锡”,是后人在传说的时候“张冠李戴”,把李正锡“裹上其小姨妹到小干溪另立山头”说成了李勋才,理由如下:

第一,李勋才是顺治十六年(1659年)以后才到的小干溪,这时李勋才已经超过46岁年近50岁,一个超过46岁年近50 岁的男人其姨妹应该早已经媒约之言、名花有主而出嫁了。所以说,近50 岁的李勋才“裹上其小姨妹到小干溪另立山头”的说法可信度低。

第二、说李正锡“裹上其小姨妹到小干溪另立山头”的说法还真的有可信度。

在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时代,李正锡“裹上其小姨妹”,是社会道德不能容忍的,更何况,此事出在土司家族更是“丢人现眼”的事情。因为这样,李正锡必将受到“家法”的处置,被逐出家族。李正锡被逐出高坪司李氏家族,带上小姨妹(赵氏)到小干溪另立炉灶,成立新的家庭。

第三、根据史料和小干溪李氏家谱及墓碑记载分析(分析过程从略)判断,李正锡和小姨妹(赵氏)在小干溪生下三子:长子李维新;次子李维国;三子李维梁。长子李维新当上四川总兵官(现今小干溪李氏族中还流传祖上曾有人在四川做大官)。三子李维梁及儿子李文龙因为李维新之事或者是从军作战被叛乱人士杀害,这应该是“李维梁”和“李文龙”父子合葬的原因。李维国的两个儿子“耀龙(二房)”、“攀龙(四房)”於康熙初入蜀,可能是李维新带过去的。

第四、三个儿子的名字非常相关:

长子维新,“维新”的汉语解释是“反对旧的,提倡新的。通常指变旧法,行新政,从这个意思上来说,另立所谓“衙门”的有可能是李正锡。李正锡叛离高坪司李氏家族后,恨透了这个家族和土司官府(也许是李正锡很有才华而仕途不顺的缘故),取长子名为“维新”,决意要从头开始,建立新家庭。 

在明末清初,是明、清两军对垒的战乱时期,李正锡毅然叛离家族,有可能在小干溪成立了一个由官府支持的组织,被一些人误认为是另立的“衙门”,由于年代久远,后人弄不清楚,把李正锡另立所谓的这个“衙门”的事张冠李戴传成了李勋才,从李正锡的儿子李维新从军并当上四川总兵官和李维梁、李文龙父子同时遇害可以得到直接的佐证。

李维梁墓碑之碑题“钦命左军都督李公讳维梁神主之墓”,其“钦命左军都督”虽然无从考证,但可以证明李维梁至少是一个从军的军人或者某级军官。说明李正锡是非一般见识的人,很爱国并支持儿子从军报效国家。

三个儿子“新、国、梁”,喻意新的国家栋梁。

第五、由小干溪李氏字辈“正维龙天裕,仕国耀乾元;培德开盛世,大道显朝庭”看出:“正”字辈之后是“维、龙、天”,李正锡为下代取名都用上了,并在家谱和墓碑上有体现,说明这个字辈谱的作者是“李正锡“本人。李正锡叛离了高坪司李氏家族,在小干溪另起炉灶建立家庭,用自己的字辈(即高坪司李氏“正”字辈)开头创作了自己新家庭独立的字辈谱供后代取名使用,以示和高坪司李氏家族决裂。“正”后面用了“维”字,并将长子取名“维新”,喻意“改变、从新开始”,三个儿子依次取名“新、国、梁”,喻意新的国家栋梁。也看出李正锡是很有文化素养和远大抱负的人。

第六、由葬在水尾大坪弯子李维梁和其儿子李文龙合葬坟的碑记确定:李正锡的儿子李维梁和孙子李文龙在明朝去世时,李正锡已是至少有六个曾孙的“四代同堂”,李勋才是清朝顺治十六年以后到的小干溪,说明李正锡要比李勋才至少要早三十到四十年到小干溪居住;李勋才在顺治十六年以后到小干溪时,李正锡的儿子李维梁及孙子李天龙葬在水尾大坪弯子已经很多年了,李勋才和其姨妹在小干溪的后代不可能于“明故”。 这也是“小干溪李氏不是李勋才和其姨妹的后代”的铁证。

从以上分析,在小干溪“另立山头”的应该是李正锡而非李勋才。从给儿子取名看出,李正锡叛离心很强,和高坪司李氏“决裂”后,在小干溪励精图治,持家教子,最后如愿以偿,望子成龙子成龙!

关于小干溪李氏的传说,笔者结合一些史料和实际,提出以上异议分析,没有一点向族人强加笔者观点的意思,只是作为高坪司李氏文化的内容来研究和讨论,相信族中更有高明人士提出更高明的见解。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小干溪李氏绝对不是李勋才的后代,小干溪始祖之祖孙三代是明朝的,尤其现今小干李氏的始祖李维梁及儿子李文龙是明朝就去世的了,明朝的李文龙去世时已经有六个儿子。明朝最后一年(崇祯17年)李勋才只有30岁左右,李勋才是顺治十六年以后才到的小干溪。

是否会有这种可能:李勋才在高坪司“丢了官”以后,自觉与长辈李正锡同命相连而到小干溪去投靠李正锡的后代?此问题或者与此有相关的问题留给高明人士去考证! 


第三节  洋宝河李氏 

一、洋宝河李氏 

洋宝河李氏,20125月版福泉市(平越)高坪司李氏族谱(总谱)》将其立为高坪司李氏第六房,据该书编者介绍依据是李继表墓。据考证,将其立为第六房不符合历史事实,理由不成立。有关论述参见笔者《福泉市(平越)高坪司李氏族谱(总谱)辨正》和《就〈李凤起墓〉一文与李景贵先生商榷》等文(参见本书附录)。

(一)、史料考证

李书明(腾字辈),洋宝河李氏始祖李起才之第九代孙。“光绪二十九年正月二十日由李书明(法号李寂素,号海庭)祖公领据、吴融洪主坛在贾平渊为孝信李凤朝、李凤升等祭祖做的斋事,其由李绍元书写的《追资意志簿》,高坪司李氏“继”字辈只有“继祖、继远、继宪、继贤、继受”五大房,证明李书明祖公(或者洋宝河李氏腾字辈之前的祖人)未认为“李继表”是其血缘祖宗,把“李继表”误认为洋宝河的血缘祖宗是洋宝河李氏在腾字辈以后的事(新墓碑为证)。

高坪司李氏各房、各代的《追资意志簿》或者《福子单》(世系表)以及各代祖坟的碑记都没有“李继表”的记载。有关祖坟的碑记都只有李淮膝下“继祖、继远、继宪、继贤、继受” 五大房的记载,并且代代相传,传袭明白无误!

(二)、李继表老墓碑考证

李继表墓位于英坪村后寨团坡对面,有新、老两面碑,新碑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由腾字辈以下合族立,老碑是咸丰二年立。由于新碑年代较短,历史意义不是很大,故不在考证范围。

老墓碑:洋宝河李氏之《追资意志簿》或《祧子单》载:老碑是李起才立。经过考证有误,老碑并非李起才立,实为“寡婆二太”于咸丰二年出资所立。老墓碑草图如下:

image.png

咸丰二年立的“李继表墓碑(老墓碑)草图

由李继表老墓碑记载的内容考证如下:

第一,由咸丰二年立的“李继表墓碑(老墓碑)”的记载(见上图)确定一个事实:“李继表”是林字辈的祖父辈(爷爷辈,即与“才“字辈同辈),也就是说,此墓的墓主“李继表”与“云林、发(智)林、登林、崇林”的祖父李起才是同辈,“李继表”的“继”与高坪司李氏的“继”字辈无关。高坪司李氏“继”字辈一代只有李淮的五个儿子继祖、继远、继宪、继贤、继受,这是铁的事实,是不容置疑的。如果洋宝河李氏是高坪司李氏的支脉,那么李继表老墓碑的记载更加证明“李继表”不是洋宝河李氏的血缘祖宗,因为高坪司李氏“继”字辈没有“李继表”。

洋宝河李氏的历史事实:“云林、发林(智林)、登林、崇林”的祖父是“李起才”而非“李继表”。

第二,碑题是“明故祖考李公讳继表大人墓”,如果是高坪司李氏的“继”字辈祖公,一定会点明白是“明故七世祖”,说明立碑人是心知肚明“李继表”不是洋宝河李氏的血缘祖宗。

第三,由老墓碑上“孙 崇、登林 祀”和“孙 发、云林 奉”中的“孙、奉、祀”,明确了“李继表”和“云林、发林(智林)、登林、崇林”的辈分关系是公孙关系。碑题中“明故祖”的模糊概念(民间说的打啰啰称谓),说明这种公孙关系是非血缘关系。“奉”在这里应是动词“献给”的意思,也就是说立碑者虽然不是“李继表”的后裔,但仅以此碑“献给”值得尊重的“李继表”以表恩义!可见,立碑者或者是写碑人都很注意用字的。

第四,《三字经》中对九族的说法是“高曾祖,父而身。身而子,子而孙。自子孙,至玄曾。乃九族,人之伦。”可见,不论是古人或是今人都把“九族”的辈分关系和称谓看得很重的,是“人之伦”不可乱也。可见,李继表老墓碑记载的“李继表”和“云林、发林(智林)、登林、崇林”的辈分关系是公孙关系就毋容置疑了,否则就有违“人之伦”之理也!洋宝河李氏之“兴”字辈和“凤”字辈族人不至于糊涂到这个地步!就算一个人糊涂情有可原,整个家族糊涂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更何况在当时洋宝河李氏家族是一个强势的家族。

笔者根据《尔雅释亲》整理出的九族称谓如下,供读者参考:

上按次序称谓:

1.生己者为父母,

2.父之父为祖父,

3.祖父之父为曾祖,

4.曾祖之父为高祖,

5.高祖之父为天祖,

6.天祖之父为烈祖,

7.烈祖之父为太祖,

8.太祖之父为远祖,

9.远祖之父为鼻祖。

即:父、祖、曾、高、天、烈、太、远、鼻。

下按次序称谓:

1.父之子为子,

2.子之子为孙,

3.孙之子为曾孙,

4.曾孙之子为玄孙,

5.玄孙之子为来孙,

6.来孙之子为髡(读kun)孙,

7.髡孙之子为仍孙,

8.仍孙之子为云孙,

9.云孙之子为耳孙。

即:子、孙、曾、玄、来、髡、仍、云、耳。

(三)、有人说,李继表老墓碑是写墓碑的人写错了,但大量的证据证明这是绝对不可能写错的

1、咸丰时期,洋宝河李氏兴字辈、凤字辈族人都很兴旺、很强盛,洋宝河李氏凤字辈都在20到30多岁。咸丰二年洋宝河之李大武(李凤起)祖公已经满21周岁,并且能力出众,练就一身好武艺。对于这样强大的家族,如果“李继表”是洋宝河的血缘祖宗,谁有斗大的胆敢违“人之伦”立这样明显“错误”的墓碑?又谁有斗大的胆敢违“人之伦”写这样“错误”的墓碑?

2、经过考证,“李继表墓碑”是李风启祖太(后人称的寡婆二太)出资组织立的,立碑时,墓碑的写法和称谓一定要经过族人(尤其是兴字辈和凤字辈)的讨论和定夺,这是规矩,就像前面所说的洋宝河李氏之“兴”字辈和“凤”字辈祖人不至于糊涂到这个地步。所以出现书写和称谓上的错误是不可能的事情。

寡婆二太,李起才的礽孙媳,二房智(发)林的来孙(李凤启)媳,刘氏,三百哰刘家姑祖,后人泛称“寡婆二太”或“寡婆老祖太”。 李凤启祖公去世较早,其后只有一女,无男。寡婆二太不仅出资立了“李继表墓碑”,还将其上辈的“孤寡坟墓”都立了碑,至今在洋宝河附近还可以找到很多寡婆二太出资立的碑。

 3、“李继表”老墓碑,已经书写人的裔孙辨认,系为谷滨所李近三(清光绪秀才)先生的父亲李树林(号茂林,清咸丰秀才)先生撰文书写。李茂林是秀才,对《三字经》中关于九族的说法“高曾祖,父而身。身而子,子而孙。自子孙,至玄曾。乃九族,人之伦”倒背如流,对高坪司李氏非常熟悉了解,他不可能不懂“乃九族,人之伦”的道理将高坪司李氏字辈在“李继表墓碑”上胡乱写一气吧?

4、查洋宝河历代之《追资意志簿》和《祧子单》等资料,李继表上无父母、中无妻室、下无子孙的记载,倒是这面老碑有李继表孙子“云林、发林(智林)、登林、崇林”的记载,但有充足的理由证实“云林、发林(智林)、登林、崇林”是李起才之孙,并非李继表之孙。所以,应该确认“李继表墓”是一个孤坟。

由李继表老碑可以证明一点是:洋宝河李氏祖上李起才及儿子李永达与李继表必定有某种亲情、友情或恩情的特殊关系,但绝非血缘关系,这种关系被当事人确认为“李继表”与“云林、发林(智林)、登林、崇林”之间为“爷孙”关系(习惯上说的“认的爷孙”关系),一直传承到洋宝河李氏“腾”字辈之前都还清楚明白,所以,碑文的叙述应该是准确无误。

5、解放前,洋宝河李氏有自己的祠堂。洋宝河李氏祠堂中的神主牌,据当代洋宝河李氏七八十岁的老人回忆说:祠堂里面供奉的除总牌“李氏堂上历代高曾远祖左昭右穆神主位”以外,最高祖就是“李起才(熊氏)”了,如今,这两块神主牌还完好无损地供奉着;祠堂里还供奉有“李永达(朱氏)”和林字辈四大房各代的神主牌四十多块,祠堂里根本没有“李继表”的神主牌。

“总牌”和“李起才”神主牌被保留下来,说明洋宝河李氏不乏贤明之士,不论什么时候都要守住祖宗之根。

根据老人的回忆推断,祠堂里根本没有“李继表”的神主牌应该是事实。如果祠堂里果真有“李继表”的神主牌,既然“总牌”和“李起才”的神主牌都被保留了下来,那么很重要的“李继表”神主牌也应该被保留下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祠堂里根本没有“李继表”的神主牌,更佐证了“李继表”不是洋宝河李氏的始祖,碑文上叙“李继表”和“云林、发林(智林)、登林、崇林”是“爷孙”关系就很正常了。

(四)、洋宝河李氏的祖源考证

前面我们考证研究了“李继表老墓碑”,确定李继表并非洋宝河李氏的血缘祖宗,“李继表”的“继”与高坪司李氏的“继”字辈无关。那么,洋宝河李氏的始祖是谁呢?

其实,关于洋宝河李氏,在高坪司李氏族中及洋宝河李氏族中都有一个相同的家传。

家传,洋宝河李氏的祖太带着一个小孩(借口要饭)来到高坪司土司官家,住了几天,土司官家问起小孩的事,祖太解释说,这个小孩是有父亲的,土司官家说你去叫小孩的父亲来接这个小孩,于是,给了五升(约20斤)高粱(有的传说是给的红稗)做盘费叫她回去叫小孩的父亲来接小孩,这个祖太一去就不来了。

根据这个家传推定,洋宝河李氏应属高坪司李氏五大房中的长房,即李正忠祖公的后代!

理由1、洋宝河李氏历代的《追资意志簿》或《祧子单》记载,洋宝河李氏始祖只能追朔至李起才,李起才以上没有其父母、祖父母等的记载,如今也没有发现李起才父母、祖父母等的坟墓,更不用说墓碑了。

既然洋宝河李氏历代的《追资意志簿》或《祧子单》记载的世系,上只能追朔至李起才,李起才以下记载清晰明白,说明李起才应该是洋宝河李氏的始祖。

李起才传李永达,李永达生四子“云林、发林(智林)、登林、崇林”,从此辈起洋宝河李氏分为四大房。各房世系传袭明白。

理由2、既然李起才是洋宝河李氏上朔清楚的最高祖(始祖),说明家传的那个来到土司官家的“小孩”就应该是“李起才”无疑。“才”字辈之上的土司官就只有是“李正中”了。那么是谁取名“李起才”的?答案很简单:来到土司官家并是按照高坪司李氏字辈取名叫“李起才”,其“父”也只能是“李正忠”土司官了。

理由3、李起才之母将李起才送来高坪司土司官李正忠家不是空穴来风,一定是和“李正忠”土司官事先有约定并商量对策才来的,否则,李起才之母怎么会带着一个小孩爬山涉水越过马鬃岭险道对直对路的来到高坪司土司官李正忠家并找借口(要饭)住下来?所以从这个角度分析,李起才和李三才、李英才、李茂才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二、洋宝河程氏李姓

洋保河程氏李姓的来龙去脉(根据洋保河程氏家传及知情的高坪司李氏后裔家传整理(参见附录:《就〈李凤起墓〉一文与李景贵先生商榷》一文):

洋宝河程姓李氏得李姓开基始祖李凤德,系洋宝河李氏始祖李起才第七代孙李学公之继子,生于道光二十七年即公元一八四七年岁次丁未七月十三日巳时(有墓碑)。清·贵阳府金筑县地名程官府人氏,隶今贵阳市白云区艳山红程官村。其父:程正和;母:张氏。兄弟三:庭炳、庭灿,李凤德排行三。在清同治二年,即1863年癸亥,李凤德已经16岁。清同治二年,贼匪在贵阳城郊烧杀掳掠,李凤德孑身逃难到平越。在平越高坪一带,巧遇喜爱武术的李凤起(李大武)。两人都是武术爱好者,两人一谈即合,结为兄弟。这就是洋保河程氏李姓家传的“李凤德与李大武有八拜之交”的由来。

李大武爱好武术,走南闯北,喜欢交朋友,乐于助人。李凤德在高坪一带无依无靠,李大武便将结交的这位拜把兄弟邀至家中做客。李凤德身体力行,和李大武一起进进出出,经常一起练武并互相切搓武艺,在李大武家大帮小补,对寨林老幼宾礼恭敬,赢得寨林老幼的好评。

李凤德的这些表现,被李大武之傍系血亲长辈李学看在眼里,心里很是喜欢凤德。

李学,无儿,有一女,名叫眷妹。李学觉得凤德为人可靠,勤劳朴实,在族人的证明下,将眷妹许配给凤德,招为上门女婿。凤德也兴然应许。

不料,眷妹还未出阁成亲便因病离世。

李学夫妇因眷妹的离世伤心不已,还是舍不得凤德离开这个家。在家族成员包括李大武的劝说下,将李凤德收为继子。李学将其改名“李凤德”。这就是高坪司李氏家族家传的李凤德是“一招二抱”到李家的由来。

李学收李凤德为继子,当时有个约定:

1、李凤德必须生养死葬李学二老,包括完成二老之后事之宜,即立碑祭祀等。

2、李凤德继承李学所有“业事”(相当于今天的所有财产、遗产等)。

3、李凤德后裔必须“藤断接藤,篾断接篾”承袭李学之姓氏世系。

这就是洋保河程氏李姓的来龙去脉。

洋宝河程氏李姓已于“秀”字辈开始还宗姓程。神龛上仍然供奉“程李二姓”。

第四节 翁波李氏

翁波李氏,据其世代家传是高坪司入黔始祖李整次子李尚志的后裔。

一、该房至今还健在的八十余岁的李明州先生讲述:

始祖李整,明威将军,妣倪氏宜人,明洪武八年奉命征讨贵州,明洪武十三年平越城外猪场街落户,次男李尚志洪武十三年来平越。

二、翁波李氏家谱记载:

“祖籍河南开封上贵州一世祖李整于洪武五年入贵州,经过九年奋斗,洪武十三年开辟云贵二省。二世祖李尚志(次子)于洪武十三年从河南开封府城内南街起郡分居搬移平越府南门外朱场街居住。后来搬移土卡。

一世祖公李整于洪武年代名威将军分上贵州;

二世祖公李尚志于洪武年代诰封通议大夫;

三世祖公李琦从土卡到太洪县当正堂,后来转向土卡的后世李朝富、李朝位、李朝进三房分支:

长房(李朝富)住翁波;

二房(李朝位)瓮安石门坎;

三房(李朝进)住甲党贡。”

对以上资料考证如下:

(一)、家传考证

由至今还健在的八十余岁的李明州先生讲述:“始祖李整,明威将军,妣倪氏宜人,明洪武八年奉命征讨贵州,明洪武十三年平越城外猪场街落户,次男李尚志洪武十三年来平越。”

1、“始祖李整,明威将军”为误传,实为“始祖李整,忠武校尉”。

2、“妣倪氏宜人”与高坪司李氏记载及碑记记载相符。

3、李整“明洪武八年奉命征讨贵州”,实为“洪武九年,黄平一代的苗民在都麻偃的带领下发动叛乱。播州宣慰使出兵抓捕都麻偃没有成功。黄平千户所派兵征讨,又遭到失败。于是,朝廷重新派遣了重庆诸卫的官军,分几路合围征讨黄平蛮僚。打败了叛苗,荡平了黄平蛮僚的聚居地。”

李整应该是这次战役到的平越。“朝廷重新派遣了重庆诸卫的官军,分几路合围征讨黄平蛮僚”。这“重新派遣了重庆诸卫的官军”中应该有李整,当时的黄平和平越都隶属播州,归四川管辖。黄平是千户所,结合《中国明朝档案总汇》卷六十记载的李整第九代孙“李正忠世袭平越中所副千户”推断,平定了黄平的蛮僚后,李整或许任职黄平千户所副千户,后李整受命驻守在平越城郊猪场街。李整转战来到平越路线参见本书《入黔始祖李整研究•李整从军历程考证》一节。

4、李整“明洪武十三年平越城外猪场街落户”与史不冲突,但具体时间待考。

5、次男李尚志洪武十三年来平越”与史相符。

(二)、家谱记载考证

1、“李整于洪武五年入贵州”一说,历史事实是:洪武五年平越、黄平一代还隶属“播州(今遵义)”归四川管辖。洪武四年李整属廖永忠部奉命平定四川,洪武五年播州归附(仍属四川管辖),洪武五年播州归附后李整是否到过播州辖地从目前的史料无法证实,但不排除可能性,根据翁波李氏家谱的记载,或许洪武五年播州归附后,李整奉命来过播州辖地。      

没有依据证实李整于洪武五年进入过当时的贵州(当时播州不属于贵州)。也没有明朝关于洪武五年播州辖地的战事记载。

2、“二世祖李尚志(次子)于洪武十三年从河南开封府城内南街起郡分居搬移平越府南门外猪场街居住”与史料相符。

(三)、碑记考证

葬在平越(福泉)城南玉屏山李氏墓地中的李整夫人倪氏祖太墓碑记载,倪氏祖太是“洪武十三年(一三八O)年由豫入黔”与翁波李氏的家传和家谱记载的倪氏祖太入黔年代相吻合。

综上考证,翁波李氏其家传和家谱记载李整入黔的主要事实与史相符,也与高坪司李氏的传承相吻合,翁波李氏是高坪司李氏支脉,是李整次子李尚志的后裔是真实无误的。

李尚志传子李琦,李琦从土卡到太(射)洪县当正堂,后代李朝富、李朝位、李朝迁回土卡居住,期间(李琦→……→李朝富、李朝位、李朝进)有二百年左右的断代,致使翁波李氏与高坪司李氏字辈无法对接,是一件憾事!

李整次子李尚志,笔者认为应该写为“李尚智”。李整长子“仁”,“仁”与“智”相关“仁义礼智信”。为此,不排除还有“李义”、或“李礼”、或“李信”的可能性,待继续查找考证!

qrcode_for_gh_50cff4d7b57a_258.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18685636772
15977315128
14785861265
网站技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家谱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马上建站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