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三房 >>历史资料 >> 对2016年10月19日《扩大会议(纪要)》一文的回应
详细内容

对2016年10月19日《扩大会议(纪要)》一文的回应

时间:2019-04-10     作者:李秀堂【转载】   来自:新浪网   阅读
联系人:
李秀堂
发表日期:
2019-04-10
手机号码
15977315128
文章内容

20161019高坪司李氏宗族事务中心扩大会议(纪要)》一文的回应

(三房族人 李秀堂)

  

20161019,高坪司李氏三房少数几个族人借所谓“高坪司李氏事务中心”的名义召开的“扩大会议”,并发布了会议“纪要”。 为正视听,现将此次“会议”发布的“纪要”回应如下:

   

     一、“纪要”中“明确了立六房是李继表而不是李起才,李起才是李继表的后裔,而不是长房李正中的儿子,如要把李起才归属长房,没有历史根据,该房也不会同意。”

     回应:“明确了立六房是李继表而不是李起才,李起才是李继表的后裔”一说,这完全是错误的,理由如下:

    1、咸丰二年立的李继表老墓碑,孝名是:孙 (崇登)林、孙(发 云)林。此碑说明:李继表的孙辈是“林” 字辈,那么李继表就是“才”字辈或与“才”字辈平辈。

2、道光二年立的李起才老墓碑,孝名是:孝玄孙 世(佐  贤)。由玄孙是“世”字辈往上推,李起才的孙辈是“林”字辈,那么李起才就是“才”字辈。

3、由以上两碑证实:李继表和李起才的孙辈字辈是相同的,都是“林”字辈,说明李继表和李起才是平般字辈。

4、嘉庆十八年立的葬于高坪铺子边下洋宝李景贤屋背后不远处的明故三世祖寝刘太君正魂之墓”老墓碑,孝名是:孙 李世(佐 贤)。此碑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这个“三世祖寝刘太君”的孙辈是“世”字辈,由“孙”是“世”字辈往上推,此“三世祖寝刘太君”就是“林”字辈。由李起才的孙辈是“林”字辈,说明此“三世祖寝刘太君”就是李起才的孙辈。以老墓碑中“三世祖”和“孙”是“世”字辈的碑文记载往上推,“一世祖”毫无疑问就是“李起才”了。此碑丝毫说明不了“李继表”是高坪司李家的“继” 字辈和高坪司李家有个“第六房”。

值得一提的是:此碑明明白白载明了“李世(佐  贤)”是“三世祖寝刘太君”的“孙”,但李景清先生等枉顾此碑所载的历史史实,强行将老墓碑上的“李世(佐  贤)”篡改为“孝来孙 李世(佐  贤)……”,并将篡改后的内容刻在2015216日(寒食节)立的一块“新碑”上;为了混淆视听,李景清先生等还大言不惭的在“新碑”的右上角注明“原碑文”三个字,企图将老墓碑上的“孙” 篡改为“孝来孙”蒙混过关;“新碑”不仅将老墓碑记载的“孙”篡改为“孝来孙”,还增添了一些孝名,并将“明故三世祖刘太君正魂之墓”中的“寝”字篡改为“妣”字;所立的“新碑”对“老墓碑”的碑文作了这些关键性的篡改,还能说是“原碑文”?

李景清先生等枉顾老墓碑记载的历史史实,将“三世祖刘太君”的“ 李世(佐  贤)”篡改为“孝来孙 李世(佐  贤)”,然后以“孝来孙”是“世”字辈往上推算,就把“三世祖刘太君”从“林”字辈抬高到“正”字辈(抬高了4辈),也就是把本来是李起才孙媳或同孙媳平辈的“三世祖刘太君”编造成李起才的“妈”(“正”字辈),就说:“以继表为一世,其三世祖妣即是李正的妻子”“李起才即是此坟的儿子”[见李景清等:《与李秀堂先生交换一些问题的发言稿》附件(一)]、“李继表为一世祖,此坟是他的孙媳,所以是三世祖妣,她就是李起才的母亲”(见李景清等:《与李秀堂先生交换一些问题的发言稿》一文)。很显然,这种篡改碑记史实、欺宗灭祖的做法是极端错误的。我李秀堂不禁要问:“以继表为一世,其三世祖妣即是李正的妻子”中的“李正”是从何而来的?

5、由以上三碑的记载,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李继表和李起才是平辈,即“才”字辈; “三世祖寝刘太君”是“林”字辈。说明李继表根本就不是高坪司李家的“继”字辈,把李继表拉到高坪司李家的“继”字辈来“立六房”,等于把“才”字辈的“李继表”拉到高坪司李家的“继”字辈,也就是说,把是“继”字辈“曾孙(重孙)”的“李继表”拉到和“曾祖父(老祖公)”平辈做弟兄,然后说“李起才是李继表的后裔”,这不仅荒唐可笑,还有失伦理、有损祖容!

假如把李继表、李起才、“三世祖寝刘太君三块老墓碑并排摆在人们的面前,就算我李秀堂是“萝卜苕”,我看了这三块碑的碑文记载,我也不会认为“李继表”是高坪司李家的“继”字辈,更不是高坪司李家的“第六房”。

在这些铁证面前,说“立六房是李继表而不是李起才,李起才是李继表的后裔”,就是逆天大谎了。

几个人跑到“李继表”坟山上走一圈,回来连论证文字不见一段,断章取义的摘录一些别人抄写资料,就说已经考证清楚了,“李继表”是高坪司李家“第六房”了。这样轻率的结论,可信度在哪里?

到了“李继表”坟山,回避“李继表”碑文的记载,那“李继表”这个坟墓还有什么实际意义?对于“李继表”古墓,不以碑文为依据,枉顾历史事实强“立六房”,这岂不是荒唐可笑?

至于李秀堂在其编写的总谱中说李起才或为李正中的儿子,这仅是从学术上的推断,具体有待贤明智士确定!

    二、“纪要”中“另一种意见是由于历史原因,现在才立六房,是根据该房找到李继表坟墓,请求事务中心考证立房,事务中心组织有关人员三次到实地对三块碑文进行考证,结合李景珀抄录该房祧子单,认定李继表是下阳保、三冲、福泉猪场街三处李氏族人的一世祖。后事务中心召开各房正副族长会议专题研究,并签名同意立为六房。但在本次会上认识仍未完全统一,有待研究统一。”

回应:关于“三块碑文”在前面已经回应,在此从略。

“由于历史原因,现在才立六房”一说是没有依据的。不论是什么历史原因,高坪司李家祖祖辈辈、历朝历代的碑记,祖祖辈辈、历朝历代的《经单簿》,祖祖辈辈、历朝历代的家传,高坪司李家都没有“第六房”,李淮膝下没有第六子“李继表”,这是铁的事实,是不容置疑的,凡属了解高坪司李氏历史的人都不承认高坪司李氏有个“第六房”。

关于“结合李景珀抄录该房祧子单,认定李继表是下阳保、三冲、福泉猪场街三处李氏族人的一世祖”一说,李景珀先生抄录的《祧子单》李秀堂手头有一本,李景珀确实把李继表写为洋宝河李氏的“一世祖”,但李景珀先生在该《祧子单》中说:“据高坪司李氏和洋宝河李家百年以上的荐斋意志察阅,两家均未载有血统嫡系,但世代相传确实存在着恩情、友情的关系。”很显然,李景珀先生的《祧子单》恰恰证实“李继表”不是高坪司李家的“继”字辈,既然“两家均未载有血统嫡系”,何谈“李继表”是高坪司李家的“继”字辈?何谈“李继表”是高坪司李家的“第六房”?

关于“事务中心召开各房正副族长会议专题研究,并签名同意立为六房”一说,到如今都没有看到“各房正副族长会议专题研究”的研究报告。枉顾历史史实,牵强附会“栽”个“老祖公”,找几个“正副族长”签名就可以增加房数“立”个“六房”,那岂不是随心所欲、如同儿戏?高坪司李家是否有“第六房”,应该由历史史实来确定,不能由所谓正副族长“签名同意立为六房”高坪司李家就有“六房”!

这里有个关键字即“立”字,既然是“立”的“ 六房”,说明这个“立为六房”是人为的,并没有历史史实来确证高坪司李家有个“第六房”。

三、“纪要”中“关于小甘溪归房问题,小甘溪历来属于三房,在李秀堂编写的书中将小甘溪归为四房,小甘溪房联名声明:“把我房归属四房是错误的,我们坚决不答应。”

    回应:“关于小甘溪归房问题,小甘溪历来属于三房”一说,在20125月版“总谱”第187188页是这样说的:“三、解决了多年来未解决的难题……分类解决了柏阳场、小甘溪、开阳、息烽等族人的归房……”,这就说明:小甘溪李家是这次修谱才解决的“归房”,现在又在“纪要”中改口说“小甘溪历来属于三房”,这岂不是出尔反尔,前言不搭后语,自己打自己耳光吗?

    小甘溪李氏是高坪司李氏五大房中的第四房,这有葬于水尾大坪湾子尚姓人家屋背后的李维梁、李文龙父子双坟和四房的记载言传、重庆大足国梁李氏的老家谱作证,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葬于水尾大坪湾子尚姓人家屋背后的李维梁、李文龙父子双坟距高坪不是很远,感兴趣的族人去看就一目了然、明明白白了。

四、“ 纪要”中“把李保禄作为李整的祖父,李邦彦作为父亲,这是推论并无实际资料所证,如强行这样定,是对李整祖公人格的不尊重,我们族人也不答应。

回应:李整祖公父亲是李邦彦,祖父是李保禄,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我李秀堂有大量的历史史实作证据,并且写有《李整研究》论文!为了搞清楚李整以上的直线世系,我做了以下实际工作:

1、手头掌握大量的历史资料,用史实证实;

2、有教科书确定的理论依据支持;

3、依据历史记载和家传,我亲自到陇西、偃师、四川等地考查;

4、我查证了当今偃师100多支李氏的祖源分布情况;

5、我查阅了历代正史,上至最古老的《尚书》,下至当今的地方志书等有关李氏的记载;

6、写了长达50多页的《李整研究》论文;

7、《高坪司李氏文化研究》一书也在写作中、还写了多篇有关高坪司李氏的研究论文……。

请问,我做的这些工作仅是“推论”而不是“考证”?在“纪要”中将我的“研究考证”偷换概念说成是“推论”,不外乎是妄图在族人中混淆视听,歪曲、抹杀我所做的工作!

李整祖公的祖父是不是李保禄,父亲是不是李邦彦,这应该由历史史实来确定。我李秀堂有充足的历史史实证明“李整的祖父是李保禄,父亲是李邦彦”。从道理上讲,你们应该先找我李秀堂了解情况或者叫我李秀堂拿出证据才是,打个电话给我李秀堂就可以问个明白,于情于理都应该要这样做,但你们没有这样做,而是无凭无据的直接污蔑我李秀堂“这是推论并无实际资料所证。”这种混淆视听的做法,居心何良?用污蔑我李秀堂“这是推论并无实际资料所证”做前提条件,推演出“如强行这样定,是对李整祖公人格的不尊重,我们族人也不答应”的荒唐结论,能让人信服吗?用一个污蔑李秀堂的“这是推论并无实际资料所证”就能够证明“李整祖公的祖父不是李保禄,父亲不是李邦彦”?我实在想不通:为何要捏造一个“这是推论并无实际资料所证”的谎言来混淆视听?难道搞清楚李整以上世系是罪过?一些人为何不愿看到“搞清楚李整以上世系”?

我李秀堂做了大量的工作,写下大量的关于高坪司李氏的论文,族人是有目共睹的。轻描淡写的说我李秀堂的是“推论”;你们跑几趟“李继表”的坟山就说是“考证”。请问,这是哪家的逻辑?你们没有问过我,没有看到我的资料,请问你们是怎样知道我李秀堂的“是推论并无实际资料所证”的?难道你们有“未卜先知”的特异功能?   

我是高坪司李家有史以来第一个到陇西考查的人,也是第一个到偃师考证李整祖公世系的人,也是第一个全面系统地研究高坪司土司李氏历史的人,也是第一个独立写高坪司《李氏宗谱》的人。我查考了大量的历史史实,写了《李整研究》论文证实“李整祖公父亲是李邦彦,祖父是李保禄”,完成了高坪司《李氏宗谱》的写作。研究高坪司李氏历史,从考察、考证到完成高坪司《李氏宗谱》的写作,我李秀堂前后耗时20余年(其中脱产专职研究、写作达3年之久),花去13万余元

想不到,为我高坪司李氏做点事情为何这样难?得不到帮助也就算了,一些人还从中作梗,我研究高坪司李氏历史到底碍了谁?

在《李整研究》一文中,李秀堂有充足的历史史实证明“李整的祖父是李保禄,父亲是李邦彦”;请你们拿出历史史实来证明“李整的祖父不是李保禄,父亲不是李邦彦”,拿不出历史史实,就不要不负责任地乱说一气!

没有哪一本书上说:“凡是推论的东西都不可信!”退一万步来说,就“推论”本身也是科学研究和历史考证的具体方法之一,在中学历史教科书里面有这方面的定论并且有这方面的题目,例如:“(8分)史实与推论:科学全面地解读历史史实,可以得出正确的历史推论。请对下面表格中的推论作出判断……”一题。

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李秀堂做了一些高坪司李氏的研究工作,竟然引起了一些族人的不安!

李整父亲李邦彦,祖父李保禄,这有大量的历史史实为证据,是千真万确,丝毫无疑的。偃师方面的族人还亲自到福泉、高坪司查考。在福泉,我们高坪司李氏的才子能人欢聚一堂热情接待了偃师的族人,偃师族人也到了高坪司查考了李氏土司遗址和高坪司李家祠堂遗址,也到了福泉城南玉屏山李氏墓地祭拜了李整祖公等。

    五、“纪要”中“在第四部族谱编成未发行之前,仍以第三部总谱为准……”

    回应:其他任何人再编高坪司李氏“总谱”,这与我李秀堂无关,我也不会干涉和参与。我李秀堂所编之2015年九月版《李氏宗谱》(总谱),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已发誓诅咒(咒辞略),绝不容许任何人改头换面、抄袭、盗用本谱资料沽名钓誉再做五花八门的所谓“总谱”!除此之外,欢迎所有族人引用本谱资料,并祝人丁兴旺、大富大贵!

六、“纪要”中“名誉族长李景松首先向参会人员全文宣讲了‘李秀堂2015711日罗家洞召开的‘高坪司李氏五大房族人代表会议纪要’。接着向事务中心和参会人员汇报学习‘一谱一书’的肤浅认识,并让大家就以下问题作发言。”

回应:

12015711日罗家洞会议,在后面已有回应,在此从略。

2.“纪要”中“一谱一书”之说,本人不懂具体含义,“纪要”中也没有具体说明。电话问了一些参会人员,他们说“一谱”指的是20125月版“李氏族谱(总谱)”,“一书”指的是李秀堂编写的2015年九月版“李氏宗谱(总谱)”。这种将“谱”和“书”割裂开来,谱不是书,书不是谱,我还是第一次学习到。我查了百度百科,对家谱是这样解释的:“家谱:又称族谱、宗谱等。是一种以表谱形式,记载一个家族的世系繁衍及重要人物事迹的书。”原来,家谱也是书。说李秀堂编写的2015年九月版“李氏宗谱(总谱)”是书,概念是准确的;说20125月版“李氏族谱(总谱)”不是书,是谱,是不是承认该版“总谱”的缺陷而不成书或是另有所指?

我个人建议: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把两本谱放在桌面上,把我们高坪司李家的博士生、研究生、大学生、专家、教授、高级教师、作家等请来,开一个论证会议,看看到底哪本谱做假,做假者负责赔偿族人印谱的费用损失(退谱),我想很多族人应该是支持的。

3.“纪要”中“并让大家就以下问题作发言”一句,从文字表述的事情来看,会议提出了“以下问题”(“纪要”中是五个问题)供参会人员讨论。但“纪要”表述的五个问题是“会议”的结论,并非是提出讨论的问题。是真正的“文不对题”还是另有用意,我也不得而知,留给族人们思考吧!

七、“纪要”中“否定废弃20125月发行的第三部族谱的问题。参加2015711日罗家洞会议的四位族人(李秀国、李秀衡、李景高、李景应)证实在该次会议上没有讨论过废谱问题,说明‘纪要’作假。”

     回应:2015711日在福泉罗家洞由五大房族人代表参加的会议,自始至终都是李秀堂驳斥“立六房”的错误问题,列举了大量的史实、物证,说明高坪司李氏不存在“第六房”、“立六房”是错误的。要驳斥“立六房”,必定要提到20125月版“总谱”,因为“六房”一说出自该“总谱”。李秀堂把该版“总谱”举起超过头顶说:有很多族人说要作废这本总谱,但作为谱的本身没有作废和不作废之说,这本“总谱”除了一些宣扬个人的“树碑立传”和祖坟山照片之外,也没有写到我们高坪司李家什么东西,都是些东拼西凑的内容,就连《平越直隶州志》里关于高坪司李氏土司官的承袭记载都没有完整的摘录下来,这本谱本身的价值不大,作不作废都没有意思;但该版“总谱”存在弄虚作假、“立六房”、为个人“树碑立传”的严重错误,鉴于此,我们必须否定这本“总谱”,在文字上有个决断,否定这本“总谱”实际上最主要是否定“六房”的存在,不让这本“总谱”的错误贻误子孙后代,有不同意见的提出来,我们大家斟酌。李秀堂的发言结束,并没有族人提出反对意见。

当时族人形成两个意见:

一个意见是,确定“否定总谱”,所有族人并无异议,有族人提议,各房选几个决议代表决断20125月版“总谱”作废,各房表示支持并推荐决议代表照相证明。所以就不存在举手表决或专门讨论存废一事。特别说明的是,在写本次罗家洞会议“纪要”时,将“确定”笔误为“表决”,导致一些族人有不同的解读。

另一个意见是,有的族人提出来,趁现在五大房族人都在场,一起去高坪将李继表的神祖牌扯挞出来!但这一意见并没有得到包括李秀堂在内的一些族人的支持。

特别强调,20125月版“总谱”存在弄虚作假、“立六房”、为个人“树碑立传”等的严重错误,宣布作废是大多数族人的意愿。

不论是什么会议,其结果(决议、决定等)不外乎由两种情况形成:一种情况,当意见不统一或可能不统一时,由表决产生,例如举手表决、投票表决等;另一种情况,当意见一致没有异议,就由会议直接确定,这种情况形成的会议结果很普遍,实际生活中并不是每次会议都要表决才形成结果(决议、决定等)。这是常识了,我想,这个问题族人们应该是懂的。

八、“纪要”中的“参会人员:应到27人,实到21人,因事请假未到会人员6人(李秀堂、李秀本、李秀高、李秀机、李景禾、李景湘)。”

    回应:首先声明的是,我李秀堂未到会,但我并未向任何人请假。我电话问了以上所列其他未到会族人,他们说也未向任何人请假,也不存在请假的事。

    九、“纪要”中“附到会人员名单:

李秀国、李秀衡、李家祥、李良邦、李景松、李来方、李景清、李景远、李景高、李景应、李景信、李秀科、李秀彪、李秀余、李景堂、李秀金、李景禄、李家华、李景贵、李景忠、李秀彪”。

回应:由“附到会人员名单”中看出,在真正五大房族人到会人员中,三房族人超过了一半,很显然,到会组成人员结构不合理!主要以三房族人为主,其他四房族人过少。经调查,其他四房的到会族人都是由三房少数几个族人象征性的指定几人,并开车上门接来,这难免有被动到会、亲已为用之嫌。很明显,到会人员不能代表五大房族人意志。各房到会人员名额应该基本相当。据我所知,不仅是当天的会议,以往的会议也是如此。每次开会,实际上是“三房的”几个族人玩的“一言堂”游戏,很难表达五大房族人意愿。

20125月版“总谱”中,明确的“事务中心”组成人员,在李景魁先生离世后,就仅有李景远(族长,三房人)、李景清(副族长,三房人)、李来芳(会计,三房人),加上后来指定的:李秀魁(三房人)、李家华及李秀江(幺房人),无长房、二房、四房族人,其组成人员明显不合理,无法代表五大房族人的意志,就不能说是五大房的事务中心了。既然是五大房的事务中心,其组成人员就应该是经过五大房族人代表会议选举产生。从参会人员名单看出,当天的会议实际上是个座谈会,将“座谈会”偷换概念说成是“扩大会议”来发“纪要”忽悠族人的做法实属不该!

回顾近几年所谓“事务中心”召集的会议,除了三房的参会人员多点而外,每次都是象征性的指定几个其他房人员到会,毎次的会议内容就是以“李秀堂”为中心“批”一番,然后吃上一锅肉,喝上几杯土酒就各奔西东!没办成一件受族人称赞的好事。每次会议都是针对“李秀堂”的“批斗会”, 针对“李秀堂”的 “批斗会”发文三次。这样的“文革”,何日是个尽头?

还是有的族人说得好:“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人在做,天在看。”这些年来,在高坪司李氏历史问题上到底谁在作假,能否用民间的习俗由老天爷做个了断?就是到祖坟山上去“砍鸡剁狗”!

 

        以上回应,切望族人斟酌!

 

                     三房族人 李秀堂于桂林

qrcode_for_gh_50cff4d7b57a_258.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18685636772
15977315128
14785861265
网站技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家谱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马上建站 | 管理登录